苏念浅

背景 @安娜与国王w
All党目前主all叶/all晴明/all耀
……
【文风成迷】
【站浅溪不拆不逆】

【伞修】论火花到底是擦出来的,还是不要脸出来的

食用说明:
⒈此为蝴蝶蓝《全职高手》伞修同人,一切人物属于虫爹,一切ooc属于我。
⒉私设巨多。背景设定为一场战争,伞哥为国际雇佣军团YTD的老大,接到的命令是暗杀被炎霄组织保护的将领。修修为身手很好的无业游民。沐橙为伞哥那边的枪械管理维护者。
⒊绝对he(划重点)不会有虐(划重点),一切瞎吹和蜜汁情节分析都是为了苏叶神,这是一位资深叶吹的自我修养( ´・ᴗ・` )
⒋文中会有救人梗~o(〃'▽'〃)o具体如何,请看下文。
以上没问题?
Let's go !




“报告老大,C区23栋大楼被炎霄那伙人占领。”
“B区6栋大楼也被炎霄他们占领。”
“资料更新,刚刚从无人机传来的影像上显示,B区5栋大楼情况糟糕,双方火力交战,我方呈弱势。”
对讲机中传来的都是坏消息,中心指挥部的苏沐秋揉了揉因为几天未合眼,大脑高速运转,而隐隐发痛的太阳穴,“通知兄弟们不要硬碰硬,尽量以智取胜,最大限度减少我方伤亡。”
“明白。”
“哥,休息一会儿吧。”苏沐橙端来一杯热水,放在摆着苏沐秋各种作战方式以及特殊情况应对方法的案桌。
全部都是这些天来苏沐秋呕心沥血手写出来的。
苏沐橙很担心自家哥哥的身体状况,看着苏沐秋喝下那杯热水才稍稍放下心。
“不用担心我,沐橙。你哥哥还没有那么脆弱。”苏沐秋笑着站起来,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
“但是你不能再熬夜了。”苏沐橙攥紧了衣角,说道。
“好好好,沐橙说什么哥哥都听。”苏沐秋无奈地摊手,苏沐橙这才离开。
“老大,三队……嗞啦……请求支援……嗞啦嗞——”
苏沐秋刚刚放松的心脏蓦然被捏紧,“附近游击的二队立刻支援!我随后就到。”
他放下对讲机,跟身边的人安排着接下来可能面对的事情的应对方法。
三队所在的是C区14栋大楼,按理说那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那是炎霄组织已经放弃的据点。难道说是诈?还是有第三方侵入?
思绪电转,苏沐秋在腰间绑好枪弹,军用工刀揣在兜里,亲自上阵。



指挥部地处B,C两区中间偏后的一个地下室,借着废弃砖石,杂草的掩映,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C区14栋大楼离指挥部不近,但也不远。苏沐秋凭借他敏锐的直觉和利落的身手,避开一路上埋伏的暗器,多开了敌方的侦查,安全抵达目的地。
未进楼,枪声便伴随着石块砸落的声音传到苏沐秋耳朵里。声源处是三楼。苏沐秋深呼吸一口气,心里越是着急,握枪的手却越是稳。
楼梯口守着的是炎霄的人,苏沐秋毫不留情,一枪穿透太阳穴。
致命。
两个人连掏枪看一下来人是谁的机会都没有,就悄无声息地倒下去,苏沐秋换上其中一个人的衣服,转了转手枪,转身帮助自家雇佣兵杀敌。
因为出其不意的缘故,再加上苏沐秋的身手实在是很少有人能匹敌,三队的人逐渐在苏沐秋的帮助下反击。



一场血战结束,地上躺着的都是炎霄组织的人。三队本就强弩之末,后来的反击完全是爆发潜力,此刻也累得不停地喘气,还不得不压低自己的声音。
“老大,接下来怎么办?”三队队长凑到苏沐秋面前,问道。
苏沐秋皱眉,“你们太累了,不适合高强度作战,先回总部待命。我再去其他战区看看情况。”
三队队长虽然不放心自家老大,可自己这边跟过去实在是累赘,只好听从苏沐秋的命令。安排三队成员扶着受伤的人,一个掩护着一个悄悄离开大楼。
苏沐秋知道这里并不适合长时间停留,确定三队安全离开,也走出了这栋大楼。
一颗子弹蓦然划过苏沐秋的右耳尖,幸亏他及时躲避,不然被穿透的就不只是身后的断壁残垣了。高速运动好像点燃了一道气流,苏沐秋觉得自己的耳尖有点疼,一摸,是血。
四周空无一人,苏沐秋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炎霄那边派出了狙击手。
刚刚那一发,只是警告吧,或许再往前走一步炸开的就是他的头。自己带的子弹即将耗尽,在未能准确判断出对方藏身之地的情况下,不能轻易使用。
情况糟糕。
但苏沐秋也不是普通人,余光瞥了眼周遭环境,三两下靠着自己敏捷的身姿借用各种东西掩映,成功躲在了距自己十几米左右的墙后。
可也中了三发子弹。
左大腿,右腹,左肩膀。
苏沐秋刚要探出头,就被身后的一个声音惊住,“喂,别往外看。”
注意力过度集中于自身的速度,导致苏沐秋意外地没有发现墙后的另外一个气息。
此刻并不适合交谈,苏沐秋直觉这个人对自己没有威胁,他松开了握紧军用工刀的手,沉默地回头看了眼出声的男人。
二十岁左右的年龄,穿着黑色的外衣,微微透露着苍白的肤色显示出这个人的身体状况并不是特别健康,眼睛是黑色的,认真盯着别人的时候特别漂亮,但是嘴角淡淡翘起的弧度,令他整个人在这种环境下看起来吊儿郎当的。
“放心,我赌那个狙击手只剩一发子弹。”男人见苏沐秋仍处于戒备状态,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
苏沐秋愣了。
“想问我怎么知道?”男人笑嘻嘻的,“不告诉你。”
“你是谁?”苏沐秋判断着这个人话语中的真实性,小声问道。
“我?无业游民一个。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做叶修。”
“苏沐秋。”苏沐秋言简意赅,“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废弃区?”
“你以为这里被政/府放弃了就不会有人住了吗?”叶修笑得有点无奈,“人穷嘛,也懒得像其他人一样挪窝了。”
“哦。”苏沐秋没打算搭话,在脑中计算着自己成功瞒天过海,回到指挥部的可能性有多大。
“你是哪边的啊?”叶修靠着墙,摸了摸兜,掏出烟盒,一边拿烟一边问。
苏沐秋没回答,立刻抢下他手里的烟,“不能抽烟,要抽去别的地方。”
叶修叹了口气,“要是能去别的地方我还用在这儿跟你耗吗。得得得,我不抽了,把烟还给我。”
苏沐秋不信,把烟收在自己的衣服兜里。
“没天理啊,怎么还带没收的!”叶修当即不乐意。
“小点声!又不是不还了,你不也要离开这里吗?待会儿配合我。”
“哟,还想着离开呐?就你刚刚受的这三枪,行动力都受限制了吧。”叶修懒懒地说,“别看你现在没事,一会儿头就得晕。你自己不方便包扎伤口,我给你简单包个扎。但这只能暂时推迟昏迷的时间,等会儿别喊疼啊。”
苏沐秋还是有些防备,“你怎么判断出我中了三枪?”
明明有四声枪响,受擦伤的右耳被头发遮住,他穿的衣服又是深色的,根本看不清伤口的数量。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叶修本来不想回答的,但是看苏沐秋这架势,得不到答案就不会让自己包扎。
叶修还不放心苏沐秋的身体状况。
“声音和节奏”,他无奈了,“根据这俩判断的。第一枪是打进了那边那个残破的墙面吧。”
“可是距离相对你较远,排除你移动了的可能性,你是怎么听到的。”苏沐秋更为警觉。
“好了好了你自己猜去吧”,叶修没啥耐心,扯过苏沐秋,随便撕下来他身上破烂部分的布条,凭着血腥味的浓淡程度,准确地找到三个伤处,包扎好。
苏沐秋一言不发地任叶修包扎着,之前没发现,这个人的手还挺漂亮的。但是看到右腹处被叶修极为认真地系好的蝴蝶结,苏沐秋觉得这个人是故意的。
“好啦,差不多就这样了,消毒啥的自己回去弄。”叶修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说道。
“怎么?你不走吗?”叶修见苏沐秋没有动身的意思,问道,“我以为你刚刚一直不说话已经想到离开的方法了。”
“你不和我一起走?”苏沐秋的确大概有了计划,但是他犹豫了一瞬,问道。
“不走,这儿暂时挺安全,我等着你走了再走。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会帮我把那个狙击手引开。”叶修笑着说。
明明挺善良的,非要装作利用了别人的样子。苏沐秋想着,点了点头,“谢谢。”
“不客气。”叶修说着,突然看到对面大楼的天台上有什么东西反光,而此刻苏沐秋刚刚探出头。
“苏沐秋!”叶修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起身,极为用力地将苏沐秋推到。子弹堪堪划破了叶修的手臂。
“喂,你傻不傻啊……”叶修刚要抱怨,眼神一凝,躲过了斜对面破空而来的子弹。
“苏沐秋,这回你可欠我天大的人情了啊。”叶修护住因新伤旧伤一同发作,伤口崩裂失血过多,导致失去行动力的苏沐秋。冷漠地盯着迎面拿着手枪对着自己走过来的三个人。
苏沐秋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这些天他本就过度压榨自己的潜力,此刻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连说话都困难。
最后,伴随着杂乱的枪响声,大脑缺氧将他拽入漆黑的深渊。



“哥!哥!你醒了!”
“老大!”
“老大!老大醒了!”
……
苏沐秋睁开眼睛,停顿了几秒,几滴水珠滴落在自己身上。
“沐橙,我没事……别哭了……”嗓子沙哑得厉害,苏沐秋抬手,想要擦去自家妹妹眼角的泪水。
“哥哥……”苏沐橙握住苏沐秋的手,接过其他人递来的水,喂苏沐秋喝。
喝了点水,苏沐秋缓过来了,隐约记起来昏迷前的事,想起叶修最后说的话,连忙问,“沐橙,我昏迷多久了,是谁发现我的,当时有没有发现另一个人?”
苏沐橙摇头,“你昏迷了一天,我和三队发现你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靠在墙上没有反应。”
苏沐秋皱眉,“确定没看见另一个人?二十岁左右,衣着是黑色的,挺白的一个男人,嗯,应该是男孩……”
“没有。”三队队长也摇头,“需要我们去寻找吗?老大。”
“……不用了。”苏沐秋揉了揉眉心,担忧逐渐扩大,可是此刻大家更需要休整,不能再让他们为了这件事费心。
自己一个人去看看吧。
“C区那边安全了吧?”苏沐秋在苏沐橙不赞同的目光下起身下床,走到正在监控敌方的部下前,问道。
“是的,14楼和13楼完全安全,先前被占领的23楼也在老大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夺回。”
“很好,那位将领的藏身地点呢?”
“和老大你估计的完全没错!”说到这,那个部下的语气中隐隐带着一股狂热,“就在B区6楼!”
“之前打击他们已经让他们有了警觉,被我们误导误以为C区才是主要攻击区域,将领所在的地点这么轻易的暴露也很正常。”苏沐秋简单点醒了茫然的众人。
“三队别再参与暗杀了,伤员休息。安排待命的二队和五队,明晚,暗杀。”
“是!”
“沐橙,枪械安排和突发事件交给你安排,我要出门。”
“哥,你的伤还没彻底好,不能……”
苏沐秋打断,“我知道,抱歉沐橙,请让我最后再任性一次。这边交给你我放心,但是如果我不出去看一眼的话,我会后悔终生的。”
苏沐橙只好点头,“不许逞强!”
“好。”



叶修好不容易近了一个人的身,把这个人的手枪夺下来,用子弹将三个人打得失去行动力。然后把这三个人用找来的绳子捆在一起,拖着扔出C区,回来苏沐秋就不见了。
嗯,不见了。
叶修不得不有点怀疑人生。
他瞅了瞅自己身上受的伤,深深地觉得救苏沐秋就像一个赔本儿的买卖。
等等,说好的欠我人情呢。
C区没有苏沐秋的敌方,刚刚那三个人也是拼死反扑的最后一批。想到他可能被同队救走了,叶修也就释然了。
手枪还剩几发子弹,叶修也不担心它走火,拿着手枪扔着玩儿,悠闲地逛悠,离开14楼。
第二天傍晚,叶修又来到这里。他总是有种苏沐秋会来找自己的直觉。
“哎~这不是苏沐秋嘛!伤好了?这么快就出来溜达?”叶修果然在之前的位置看到了苏沐秋。后者背对着自己,面对着墙壁,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不说话?我就说你会回来找我的吧,幸亏我来这里了……”叶修走上前,哥俩好地揽住苏沐秋的脖子,然后猛然被抱紧。
“叶修,你当时为什么会推开我?”
“哦,你是说那个狙击手瞄准了你的头的事吗?”叶修不在意地笑了笑,“因为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
“你忘了还我的烟啦!”
“……”
“喂等等你要做什么?我……唔……”



多年以后。
叶修发誓,救下苏沐秋这件事,就是一个赔本儿的买卖。
“阿修~我们再亲一口嘛!”
“滚。”
“阿修,你居然凶我!”
“你给我滚听到没有,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呀~当然是你啦!”
“我去你……唔……”




“苏队,怎么啦,昨天又没睡好?”苏沐橙眼底的黑眼圈极为严重,三队队长问道。
“……”住在自家哥哥隔壁的苏沐橙选择保持沉默。
“话说,自从叶队来了老大天天都是特别开心呢。”
“……”呵呵。知道原因的苏沐橙内心冷漠。
“对了,苏队,叶队和老大的关系是不是特别好啊!”
苏沐橙扬起温柔的微笑,“是的呢。”
“我看他俩一起走,关系好得就像亲兄弟,哈哈冒昧地比喻一下,更像夫妻,哈哈。”
苏沐橙微笑着。大兄弟你终于真相了。



据说苏沐橙在今年的生日中许下的愿望只有七个字。
【希望哥哥能节制。】
阿门。



【被伞修虐残了( ´・ᴗ・` ) 不是惨是残。虐到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和信心。所以决定写甜文。大甜文。巨大的甜文。甜死人的那种。这篇先将就着看吧~o(〃'▽'〃)o请大喊出来我们的主旨!伞修甜!伞哥修修甜万年!所以写到最后和标题,毫无关系了呢哈哈哈(•‿•)】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