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念浅

背景 @安娜与国王w
All党目前主all叶/all晴明/all耀
……
【文风成迷】
【站浅溪不拆不逆】

【黄叶】长官们每天都在秀恩爱怎么办

食用说明:
⒈此为蝴蝶蓝《全职高手》黄叶同人,一切人物属于虫爹,一切ooc属于我
⒉军阀paro,私设巨多,地名纯原创,跟着感觉走,背景架空民国军阀混战之类。修修是少帅,那种漫不经心给人压迫感的类型,烦烦是修修的副官,霸气侧漏独宠修修的那种
⒊其实搜了特别多的军阀体系到底是个什么构造,什么人什么职衔之类的,但是并没有找到确切的答案,所以文中各种军阀背景上的不合理,拜托,请务必要指出来,感谢~o(〃'▽'〃)o
⒋这个是为心爱的太太而写的爆肝产物,反正就是什么东西都在乱飞,反正太太允许我放飞自我了【傲娇】@凋君 冒昧圈上太太【痴汉笑】
【等等好像军阀也算做军官梗吧emmm如果不行我再试试现代的23333】
以上没问题?
Let's go!




0
三月的天气,丰言那边儿的草都开始冒绿尖尖,屹南这边儿却连雪都没化完。
叶修站在屋子里,看着窗外仍是白皑皑的一片,吐出了一口烟圈。他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右手举着一个黑色烟筒,不知什么材质的,表面泛着一种古朴的气息。
他这一副养老的状态,着实无法让人和堂堂统治一方的军阀联系到一起,更不像传闻中那种可止小儿夜啼的形象。
话说一直走亲民路线的叶修也不是特别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传成妖怪。
黑色的军装包裹住他略有些清瘦的身材,领口和袖口处都特意用暗金勾了几道边儿,黑色的皮鞋擦得锃亮。明明是一身高大上的装扮,叶修穿上却多少显得漫不经心,他无聊地抬了抬眼,关上了窗,坐在屋子里摆弄放在桌子上的棋盘。
黄少天未进门就大声嚷嚷着,“老叶啊老叶!你在吗?喂,老叶,我可进屋啦。”叶修拾起白子的左手一顿,下一秒黄少天就闯入。
浅浅的寒气争先恐后地涌进来,叶修无奈极了,用一种对待小孩子的语气说道,“烦烦呐,这大早上的,跑哪儿玩儿去了?一身寒气,不冷啊。”
“不冷不冷”,黄少天解下身上披着的大衣,靠近脸处的绒毛泛着点潮湿,他胡乱拍了拍绒毛,然后极为顺手地将大衣挂在叶修屋里的衣架上。
“我都这么大个人了,又不能跑丢,你担什么心啊。”虽然是这样说着,黄少天还是露出了微笑,小虎牙俏皮地突出自己的存在感。
黄少天里面也穿着和叶修同一款式的军装,他站在衣架处缓了缓,觉得自己差不多也暖和了,才嬉皮笑脸地凑到叶修面前。“老叶老叶,你别看这些无聊地黑白子啦,你看着我呗。”
“怎么了这是?我们烦烦吃错什么药了。”叶修将左手中的白子随意地放在了棋盘上的一个位置,黑色的眸子盯着黄少天。
良久。
直到把后者看得不好意思才转开视线。
“老叶,快告诉我你刚刚有没有什么感觉!”黄少天也是一个二十一二的人了,平时在叶修面前还是孩子心性。
叶修的其他下属之前也不是特别适应人前雷厉风行善控时机的黄副官,在叶少帅面前这么不同,后来大家也就看开了,人家叶少帅乐意宠着黄副官,咱们有什么可搭话茬的。
叶修难得思虑良久,考虑着要是自己说没什么感觉,黄少天会不会委屈的哭出来,“啊?刚刚啊,就觉得,嗯,你挺可爱的。”
“就这么些?”黄少天不可置信地问。
“……那你告诉我你想听我怎么回答吧。”
“你就不觉得,你更喜欢我一点了吗?”黄少天一脸的理所当然。
“没有啊,”叶修顿了顿,看着黄少天蓦然失落下去的神情,坏笑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我已经很喜欢你了吧?所以这种细微的‘一点’,察觉不出来很正常。”
黄少天开心到飞起,猛地抱紧叶修亲了一口,然后一把扯过衣架上的大衣,飞速离开。
叶修摸了摸左脸,没有拦住害羞至极的黄少天。
哎,这么容易调戏啊。叶修想着,看到了门口要进来又不敢进来,犹犹豫豫的下属一号。
“怎么啦?什么事啊?外面有点冷,进来说。”叶修歪头,吸了一口烟,说道。
“额,不不不了,那个,没什么,这个是您派我们搜集的屹南百姓生活情况,我我我,放在门口了啊,我我我……”下属一号可能觉得自己刚刚无意中看到的一幕已经机密到会被叶修杀人灭口的级别,他颤抖地将资料摆在门口,说话都哆嗦。
“哦,行,那你先回去吧。”叶修不明所以。
“我走了啊少帅!”下属一号松了口气,离开。
被下属看到这种事情,叶修倒是不怎么在意。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他可能知道黄少天刚刚为什么那么问他了。




1
阿络是个小乞丐。社会动荡的年月,她并不记得自己的父母是谁,自从有了记忆开始,她就在屹南这一片沿路乞讨了。
阿络是个幸运的小乞丐。她被叶修和黄少天二人收养,从十二岁养到十八岁。在成年后正式加入他们的军队,成为叶修的军队中唯一的女队长。
阿络是一个爱好奇特的幸运的小乞丐,现在可以称之为队长。在无意中发现黄少天对叶修的不可言说的小心思之后,励志凑合两人,争取看到两人大喜之日。
阿络今儿早醒来,穿好军服便向自家队营处走去。半道上听见黄少天碎碎念着什么老叶,漂亮乌黑的杏眸转了转,她突然心生一计。
“哎!少天哥!”阿络笑眯眯地打着招呼。
“是阿络啊!这么早就去叫你的队员们?真是心疼他们有一个这么严厉的队长。你可不知道他们之前听说有女队长管他们一个个笑得多开心哈哈,乐极生悲啊……”
“少天哥要去哪儿啊?”阿络习惯了黄少天的喋喋不休,自然打断。
“想去找老叶,我还没想好什么理由呢,最近没有多少工作可以当借口,唉……”黄少天苦恼地叹了一口气。
“是吗?对了,我之前那几个新兵蛋子们说一件事,就是,和喜欢的人对视时间长了,那个你喜欢的人就会更喜欢你一点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谣言,我还挺好奇的呢……”阿络说得像真有这件事儿一样,一边儿说着,一边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平常的机灵劲儿可能还没睡醒,也可能是他和阿络太熟的缘故,一点儿都没有怀疑她说的话,眼睛一亮,连忙和阿络道别,向着叶修住的地儿走去。
阿络微笑着,深藏功与名。
虽然这样做绝对瞒不过叶修哥,但是呢,少天哥相信了一切都好说。
这么想着的阿络,笑着走向队营。
背锅的新兵蛋子们在被窝里打了个喷嚏,然后就被阿络叫醒了。




2
叶修揽了揽军服外披着的大衣,随意地靠在墙上,右手中的烟筒缓缓升着白色的烟气。
他看着阿络训兵的利落姿态,不时啧啧几声。
哎,真不知道这是领回来个小丫头还是小伙子。
“少帅,屹南东边儿西风寨的土匪又不老实了,打上回咱们给他们下马威,这还没过两个月呢,又开始劫货。这不,最近王家路过那头的货被截了,老王头儿气得就差抡家伙上了。”
叶修平时给下属们都是平易近人的形象,报告正经事儿,也像在唠家常。
叶修这就乐了,“就老王头,还想着打上寨子去啊哈哈。”
少帅你的重点抓的好像不对啊。
可能是笑话别人遭了报应,叶修被一口烟呛到了嗓子,“咳咳,哎,那个谁,通知情报部的那帮人搜集点最近西风寨的消息,咱们权当练练兵,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是!少帅!”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喜欢跟着叶修干的原因。
大好时光,风流意气,惩恶扬善,纵歌潇洒。
就算在这乱世,也自守一方,纯净无瑕。
黄少天扔着小刀玩儿,也不怕划了手,百无聊赖地到处转悠着。
看到墙边儿抽烟的叶修,兴冲冲地闯进人家眼皮子底下。
“老叶!”
“哎,我在这儿呢。”
黄少天也学着叶修的样子靠在墙上,稍稍侧头,盯着叶修抽烟的侧脸,幸福又满足。
“我脸上有东西?”叶修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黄少天的视线。
“没有没有!就是老叶你实在太好看了所以我才会看你的!”黄少天自以为悄咪咪的痴汉目光并没有逃脱叶修简直可以逆天的感知器官。
“哟,烦烦嘴儿怎么这么甜,说,偷吃哪家的蜜啦?”叶修闻言睁开眼,眸中笑意简直要溢出来,漂亮得很。
“才没有吃蜜,本来就这么甜的好不好!”黄少天气鼓鼓的,在看到叶修的那双眼睛时又泄了气,大脑中只剩两个字。
好(xiang)看(shang)
叶修笑着轻拍了一下黄少天的头,“想什么呢。”
黄少天又凑过去点儿,左手试探性地握住叶修的右手。
暖乎乎的,特别舒服。
他庆幸着,
叶修刚刚用的左手拿烟管儿。
阿络早就看出那边儿有情况,适时挡住了新兵们好奇的视线。“看什么看,是不是很想跑个二三十圈溜溜腿啊?嗯?”
“不不不不!我错了!”
老兵们见怪不怪。
那些一边儿被虐狗一边儿被罚跑的艰难岁月。
谁没有啊。
呵。




3
叶修受伤了。
这几天就没见过黄副官笑。
阿络板着脸,特别可怕。
军队的气氛极为压抑凝重。
据说是因为上次捣了西风寨的老巢,那帮土匪逃的逃,散的散,寨主勃然大怒,命令十几个人埋伏在叶修出队巡查的必经之路上,寻找机会一举击杀。
那天黄少天特意空出来时间陪叶修巡查。
因为屹南不太平,叶修的队伍不好直接入驻城内,所以直接驻扎在城外。而叶修来来往往巡查,务必经过一段人烟稀少又僻静的地方。
那十几个人就埋伏在那儿。
叶修本来和黄少天说笑着,在踏入被狩猎范围的那一刹那,突然感觉气氛不对。
“少天,等等——”
一声枪响。
叶修尽全力避开,本来瞄准心脏的枪打中了右胸口。
很快,血腥味开始变浓。
“老叶!”黄少天潜在的暴虐基因彻底被这个味道撕扯出来,狠狠地缠绕在心脏的位置。他尽全力克制自己,轻柔地扶住因失血过多而摇摇欲坠的叶修,让他靠在树旁。
黄少天脱了军装,撕下里面穿的衬衣,简单为叶修做止血。
他的手在颤抖。
打个结都系了三遍才系好。
为首的知道错过了最佳时机,打算撤退,可惜有人冒冒失失地踩出了声音,声源处瞬间被黄少天盯住。
本来他觉得自己人多,而对方只有一个人,还赤手空拳,就算是对上了也不能出什么事儿。
可惜他低估了对方的疯劲儿。
黄少天浑身戾气,径直向他们走来。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十几个人,硬生生被吓得愣住不动。
被近身,被夺取武器,被殴打哀嚎……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毕竟敌众我寡,放倒了几人下来,黄少天身上也挂了彩。
“会玩儿枪?”黄少天笑着,语气瘆人,他转了转右手上刚夺过来的枪。
利落地顶在为首之人的眉心。
刚刚就是他开的枪。
差一点点。
就差一点点。
叶修就会没命。
顾虑到叶修的伤势,黄少天没多说,连着对着那个人开了几枪。枪枪不中要害,但也治不回来,硬生生疼死。
“玩儿枪嘛,谁不会。”说罢随手将枪扔在那人身上。
黄少天抱起已经昏迷的叶修,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回队营里。
阿络赶到时,叶修已经上好了药,正被大夫包扎。黄少天低头沉默着,伤口没处理,身上的血腥味还没去掉。
“阿络。”他的嗓音低沉,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心中是恨不得将那些人千刀万剐的狠意。
阿络瞬间明了,走出叶修休息的房间。有条不紊地安排下去,“今儿晚,端了西风寨。”
“是!”




4
听屹南的百姓们传,那天晚上的西风寨,火光冲天。人们都为了除去了这一恶匪而对叶修的军队抱有好感。
烧杀抢掠多时的土匪也终于息了旗鼓。
叶修清醒过来时,就听见身旁的下属如何如何吹嘘黄少天抱自己回来时的杀神之态,这让他怀疑下属被黄少天收买了,昏迷都不忘了往自己身上灌输“黄少天最霸气”的思想。
“喂,闭嘴,我要喝水。”
然后叶修就看见下属瞪圆了眼睛,连水都忘递了,大喊,“黄副官——少帅醒啦——”
余韵之悠长,久久不散。
叶修确定了。
这货就是被黄少天收买了。
“是吗?!老叶呢?!老叶!老叶!”黄少天应该是一直在隔壁的屋里,闻声立刻赶来。
“老叶!!!我都担心死你了!”黄少天看到叶修真醒了,这才露出这么多天的第一个笑,旁边的下属也松了口气,悄悄退出去。
“哎,烦烦烦烦,轻点儿抱,疼。”
“对不起对不起!”
“哈哈哈逗你玩儿呢,早就没什么感觉了。”叶修看着黄少天一脸委屈,头一次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你说吧,人家负伤救了你回来,昏迷期间担心了你这么久,你这刚醒来就骗人家,怎么也说不过去。
“烦烦,我有一句话想要对你说。”
“什么啊,不会是想要诈我吧。”黄少天已经对叶修失去了信任。
“不是啊。这回是很重要的话。我想对你说好久了。”
“嗯?”黄少天可算从被骗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打起了点儿精神。
“黄少天,我喜欢你。”叶修的神色是专注的,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好久好久以前,我就想这样说了。”
黄少天愣住了,被巨大的喜悦冲昏了头脑。
“我我我我也喜欢你!我我我最喜欢叶修了!老叶!我!喜欢你!”黄少天都不知道自己在重复些什么东西,他只知道脑子里很乱,乱出了甜蜜。




5
【于是他们干了个爽】
并不,我修修还有伤呢。
阿络表示没看到现场版很不开心,坚持让两人重来一遍。
于是烦烦当着几百号人求婚了。
修修没搭理他。
徒留黄尴尬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爱是不需要用结婚来绑定的。”
当然只是美名其曰啦。

评论(5)

热度(31)